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內戰時看見慷慨之愛

剛果暴力攻擊受害者與訪問團談話(左起):世界大會西非洲代表Francisca Ibanda(剛果)、執事委員會主席Siaka Traoré(象牙海岸),與Daniel Geiser(瑞士)。 相片提供: J. Nelson Kraybill

要去愛慷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簡稱民主剛果)人民並不困難,但在Kasai鄉村區所發生的邪惡難以理解。

2017年12月,內戰生還的人民告訴門諾會世界大會執事委員會的代表他們所經歷的一場村莊突襲,這悲劇是民兵發起,村莊與政府有任何關連的男丁皆遭遇屠殺。

受害者在身陷危險的家人、婦女、幼童面前遭殺害。斷壁殘垣的村莊、數以千計村民受創流離失所,財產、家人、社區都已不復存在。揹著折磨的傷疤,大部分的村民都不願再回去。

我是探訪代表團的一員,離開時卻對剛果門諾會滿懷感激,因他們即使在受苦中,仍以愛及慷慨接待我們。

在這飽受經濟與政局挑戰的國家內,門諾教會卻以充滿生氣的詩歌讚美,以及滿懷希望的和好信息。我看見奇維特(Kikwit)與金沙薩市內的門諾會,在這個只照顧自己親人為常態的國家中,幫助任何部落的受害者。

一群在創傷中的生還者來奇維特會見門諾會代表團,他們所傳達的痛苦故事,讓我更渴望啟示錄經文的實現:神與他們同在,抹去他們的淚水,也不再有死亡。(啟示錄21章)

造成民主剛果的混亂原因有很多,例如爭奪金礦與鑽石礦的掌控權、部落間的仇恨、政治的叛亂、外國勢力介入與犯罪行為。人們冒險忍受數週甚至好個月,長達數百公里的旅程逃往奇維特等鄰近城市,在逃亡了路上甚至有婦女在牛車上生產。

在我們的訪視過程中,我常常想起一位同家鄉的門諾會青年麥可夏普(Michael J. Sharp),他在去年為聯合國在卡賽工作時不幸被殺害。他的死深深感觸了許多世界大會的同工,也使我不禁要問,有多少民主剛果的兄姊正在忍受無盡的失喪之痛?

門諾會中央委員會與其他重洗派組織正著手幫助民主剛果的危機,而世界大會也扮演各部門間的溝通的橋樑。在一稱作「好薩瑪利亞人行動」裡,經濟薄弱的奇維特門諾會開放家庭去接待與他們素昧平生的人。

我們曾遇到一位照顧奇維特裡難民的剛果門諾會醫生,他疲倦的說:在此取得基本的醫療物資是極度困難或不可能的。

在民主剛果內有超過400個部落,彼此的差異性也造成重洗派會友間的緊張。但在奇維特所看見的包容的愛,實為全球教會的典範。世界大會的西非洲區域代表法蘭西卡說:有族群之別不成問題,因為在主裡我們能互相合作,我們甚至能夠去愛那些過去視為敵人的部落。

—門諾會世界大會發佈,由主席J. Nelson Kraybill 執筆

Click here to read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