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班妲女士:拓植教會的先驅

Sitshokuphi Sibanda 女士

辛巴威BICC總會有超過半數的鄉間教會是由女性牧者所牧養的。許多女性牧師拓殖BIC教會,是因為當地沒有她們熟悉的教會,以及渴望與其他信徒有團契。於是便由家庭聚會開始,有時一位女性被認可為領導是因其靈裡的成熟及聖道上的知識。許多BICC女性講員在當地受到高度推崇。

最早在辛巴威BIC參與拓殖事工與傳講福音的其中一位,就是希班妲(Sitshokuphi Sibanda)女士。

當1898年第一群宣教士抵達辛巴威的馬托普時,她是一位青少年。

她也是幾位最早信主,之後從宣教士領受一些教育者之一,在此過程中她將自己的生命全然奉獻給神。

然而信仰的改變也使她在家鄉立即受到極大的挑戰,因當時村落裡依舊是遵行傳統信仰與祖先崇拜。

嘲笑與敵視來自家人、鄰居與朋友:她在想什麼呢?她試著把幫手從農田裡挪走。

她曾因陪同宣教士一起造訪祈雨儀式的神龕而犯眾怒。

在未經允許狀況下踏入神壇是極為冒險的行為,之後幾年村民將未降雨的責任歸究在她頭上。但這一切卻沒有阻擋她繼續傳福音。

她後來在Mtshabezi醫院度過許多年。

年老的身軀使他無法行動自如,卻也沒有澆熄她的呼召,醫院便成為她的新福音禾場。

Sitshokuphi於1971年11月4安息主懷,她已經跑完那當跑的路程,留下美好信仰的遺產。

她曾說過一句話,這也成為他服事生涯最深刻的寫照:全職服事主無比美好,而非全職服事教會。

Sitshokuphi was laid to rest at Matopo Mission at a place reserved for some of the most honoured servants of God.

Sitshokuphi安葬於Matopo差會的墓地,那是一個為最受尊榮的神僕保留的地方。

—門諾會世界大會刊行,由A Mennonite World Conference release by Barbara Nkala撰稿,內容取自, gleaned from Doris Dube’s 的書:Silent Labourers. Barbara 是世界大會南非洲區域代表,她在東骯門諾大學所舉辦的研討會Crossing the Line: Women of Anabaptist Traditions Encounter Borders and Boundaries中宣讀一篇論文,題目為 Pioneers in the Early Years of BICC in Zimbabwe (1900–1950s).

Silent Labourers, Doris Dube, Matopo Book Centre: Bulawayo, Zimbabwe, 1992.

Click here to read i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