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牧師仍在學習認識耶穌和他的子民

Erwin Cornelsen 相片提供:Karla Braun

厄文(Erwin Cornelsen)說:「我必須與耶穌一起上學,因為我仍在學習祂教過我的一切事情。」他是一位每天讀經年近百歲的退休牧師。

門諾會世界大會不斷拓展他的視野,對於一位居住於加拿大的年長者來說,MWC電子報是他在家仍能探索世界的方式。

當 MCC與MWC在1920~1930年間成立,為了幫助飽受戰亂之苦的烏克蘭消息,傳入當時還居住於西普魯士帝國(現今波蘭)一個小村莊內的年輕男孩-厄文的耳中時,那樣的興奮之情至今依舊記憶猶新:「我是如此高興能看見門諾會從世界另一頭到來。」

他更說:這是我開始意識到世界性門諾教會的一刻。

成年後,上帝、教會與門諾會成為他生命的中心。然而,他自願為德國空軍服務,這與門諾會和平的價值觀造成矛盾,但因出生於窮困的農耕背景,服役12年之後的免費教育使他對戰爭保持沈默。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我不曾開槍射任何一人」,與紅十字會一同服務,他的任務是醫護,「我們救護所有人,沒有分別。我身為基督徒,能以此種方式服務感到自豪。」

他的母親期許他能成為一位宣教士,而後來成為他岳父的人是認信教會的牧師,在二戰結束後便安排厄文教導聖經課程以及公開講道。

在移居加拿大之後,他擔任溫哥華舍布魯克門諾教會牧師,也同時在溫尼佩、溫哥華的門諾會聖經大學修課。他說,當牧養會友時,「我也盡力充實自己。」

厄文已參加過四屆的門諾會世界大會,平時也有訂閱門諾會刊物的習慣。他說:「我很高興得知世界各地的兄姐訂閱重洗派願景,我也認為我們該勇敢說出我們是誰。

當他目睹母親在史特勞斯堡世界大會時擁抱兩位日本婦女,用擁抱分享一樣的信仰及愛,即便他們缺少共同的語言時,這動人的一幕在他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前往辛巴威是他最後一次以世界大會為目的的旅程。「我想與人們一起」,因此當時他選擇寄宿家庭,「我們現在仍有書信往來。」

因為年紀,長途旅行已不再是計畫之內,但「我錯過上次大會(16屆)非常遺憾。」

這位老牧師說:「我很樂見全球的門諾會能合一服事,過程得付出許多耐心與理解其他文化,然而我們應該學會與不同的人好好相處。」

他每天禱告,「不僅每天為我的教會代禱,也會世界各處的挑戰,因耶穌希望門徒成為信仰、信心的見證人,將其他的交託給神。」

「無論所到何處,我都希望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

MWC發布,由Karla Braun撰稿。

Click here to read in English.